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 君应有语: 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

神圣的情,是冷淡的,拒人千里之外。反倒是红楼平淡的情更加让人着迷。

且谈亲情

作者站在人性的高度,不仅描写了男女之间的爱情,也用了相当大的比重描写了亲情。然而,在腐朽的封建统治下,在那尚有人与人之间森严的等级制度的社会,《红楼梦》中的亲情在权势和金钱的腐蚀下,也逐渐蒙上了一层虚伪的面纱。可以说亲情下亦是无情的。
但是红楼梦里面总有一些场景让人感慨:就算在那个身不由己的年代,也是有真挚的亲情存在

贾母凤姐,半碗粥的亲情

贾母因问:“有稀饭吃些罢了。” 尤氏早捧过一碗来,说是红稻米粥,贾母接来吃了半碗,便吩咐:「将这粥送给凤哥儿吃去,又指着这一碗笋和这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宝玉两个吃去,那一碗肉给兰小子吃去。」
贾母这么短短一句话,这么微微一段寻常家庭小事,却交代了王熙凤在老祖宗心中的分量。

贾母吃剩的这半碗红稻米粥,乃是御田胭脂米熬制而成,贵而难得。红稻米粥健脾补虚、养血生津。贾母独独把这粥送给凤姐,于病体恹恹的凤姐太适合了。头天晚上,凤姐抄检大观园后劳累过度,夜里便“淋血不止”,崩漏之疾复发。对于天生的仇敌的婆媳,像贾母、凤姐这样儿的,实属不易。

贾母似乎很喜欢将吃不完的东西分给别人,进而有意无意中传达耐人寻味信息。

且谈友情

红楼梦中的友情不太好说,总觉得亦是友情,亦是爱情。男女之间的关系更是如此,这也让我在思考一个问题:异性之间是否有着纯洁的友情。暂且不论这些,红楼中的爱情可以说是细致入微

黛玉宝钗,半盏茶的友情

宝玉正欲走时,只见袭人走来,手内捧着一个小连环洋漆茶盘,里面可式放着两钟新茶,因问:「他往那去了?我见你两个半日没吃茶,巴巴的倒了两钟来,他又走了。」宝玉道:「那不是他,你给他送去。」 说着自拿了一钟。

袭人便送了那钟去,偏和宝钗在一处,只得一钟茶,便说:「哪位渴了哪位先接了,我再倒去」宝钗笑道:「我却不渴,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够了」 说着先拿起来喝了一口,剩下半杯递在黛玉手内。

袭人笑说:「我再倒去」黛玉笑道:「你知道我这病,大夫不许我多吃茶,这半钟尽够了,难为你想的到。」说毕,饮干,将杯放下。

袭人的茶本是给林黛玉的,薛宝钗却抢先饮了一杯,明明不渴却也要沾沾唇漱漱口,她尝过了又把剩下的半盏茶直接递给林黛玉。按理,林黛玉作为大家闺秀,性格清高孤洁,心思又敏感,可她却也心无芥蒂,一口饮尽。那份坦然足以把袭人对黛玉小鸡肚肠的刻板印象粉碎。

黛玉就是这样至情至性之人,经历过骨牌令和雨中燕窝等事,黛玉、宝钗解开心结,黛玉认可了宝钗之前的种种周全示好,就真的做到掏心掏肺、肝胆相照,而和解之后的宝钗,却一改谦恭有礼,谨言慎行的做派,毫不谦让的抢茶,肆无忌惮的玩笑,而这些改变全是因为金兰契,在你的面前,我开始做那个最真的自己。

且谈爱情

红楼的爱情柔情缱绻,荡气回肠。但是大多数却以悲剧结束。爱情令人憧憬,可是让爱情走向婚姻是,却是希望的灭绝。宝黛的爱情是红楼梦爱情的主旨,宝黛信奉的是自由恋爱,追求自由恋爱,自古至今,自由恋爱一直是人类最大的奢侈。我们可以从红楼梦中看到宝黛之间对封建礼教的种种挑战与突破。

宝玉黛玉:半杯酒的爱情

宝玉便要了一壶暖酒,也从李婶薛姨妈斟起,贾母便说:「他小,让他斟去,大家倒要干过这杯。」说着,便自己干了。邢王二夫人也忙干了,让他二人。薛李也只得干了。贾母又命宝玉道:「连你姐姐妹妹一齐斟上,不许乱斟,都要叫他干了。」

宝玉听说,答应着,一一按次斟了。至黛玉前,偏她不饮,拿起杯来,放在宝玉唇上边,宝玉一气饮干。黛玉笑说:「多谢。」宝玉替她斟上一杯。
《红楼梦》的阅读最大障碍是现代人不熟悉当年的封建礼教为何物,不理解当初有些行为天经地义,有些行为却惊世骇俗甚至违反礼教。
虽是贾母家宴,但贾珍、贾琏在外,亲戚李婶、薛姨妈在席,准婆婆王夫人冷眼旁观,黛玉此举颇为大胆而冒险。黛玉的酒是否已冷,是否自身酒量不允许,杯中之酒喝了多少剩了多少,都不是重点,而挑衅了男女有别的封建教条才是重中之重。

黛玉心中,男女有别,宝玉却例外。平素的林黛玉虽然情真意切,却严守着淑女本分,事事避嫌,处处谨慎,与宝玉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,小心把控着内心情感的摇摆波动。然而,这杯斟满爱情的酒已经满了,又怎能藏得住?这半杯残酒,就是宝黛内心的爱情喷薄欲出,要与封建礼教分庭抗礼。

这次小小的冒险,有惊无险,凤姐的插科打诨、贾母的圆谎封口,都在为这份爱情保驾护

《红楼梦》中的情,被赋予了那个时代的特定色彩。为了维护封建统治阶级,捍卫封建伦理,情显得是那么的渺小,微不足道。然而,这些情却顺应了时代的发展,把一切封建伦理、腐朽思想推向了灭亡的深渊。我想,每个红楼梦的读者都应该会有这样的感叹吧。

Last modification:May 14th, 2020 at 12:45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