恍惚间我已经20岁了,真像做梦一样,我也觉得是时候做个总结与规划了。人皆有野心与欲望,然而这些东西只能憋在心里,在失意与落寞的时候才能拿出来做做白日梦,激励自己。今日且不说这些,我虽仍是少年,但要谈点实在的。

过去的这20年,我真正遇到人生十字路口的机会有4次。它们分别在2014,2017,2018,2019。

尤其这三年,从高中升入大学,再到面对大学玲琅满目的专业,一次次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。而我珍惜的次数却很少。这是一直让我心中一直过意不去的地方,我不能说后悔,因为我不想否定过去,也不认为过去那几年我的所作所谓是错误的。

人在年轻时总喜欢幻想,因为有未来可以期盼。我也是,但我痛恨这样的幻想。给人以希望,却又在未来让人亲眼看到这些幻想真的虚无缥缈。但是年少的热血沸腾,这就像人的欲望一样,无法遏制。

我很普通,就连幻想也和大多人一样。有人说,人的成长就是一步步的看清现实,认知差距。时至今日,我成长了,稍微看到了现实,也认知到了差距。但我依旧觉得未来可期。

为什么觉得未来仍可期?我认为这是我的世界观与价值观所决定的。一个人的世界观与价值观都是可以塑造的,但像我这样的万千普通人,我们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又是怎么塑造的?一个是自身因素,一个则是社会因素。一个人若没有自身的思考,便只能随波逐流,深受社会因素的影响。而其人生观与价值观则易被破坏。

未来可期,并不代表我不迷茫。时代有时代的桎梏,人生也有人生的桎梏。这20年真的太快太单一了,我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和教训可以提取与总结。只能说有怨无悔,毕竟面对选择,我并没有交出让人满意的答卷。我羡慕一些朋友,但我也知道,那是他们的人生,那里也有属于他们独享的忧愁。

我这回顾很随意吧?也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谈的,过去真正属于我独立思考的时间并不多。但是这规划则不相同,我不想把这当作新的开始,因为这会让我的人生产生割裂感。我也不喜欢新的开始之类的谎言,在中华数千年的历史中,无论怎么改朝换代,它都不可能是一个新的开始。历史不具备割裂性质,历朝历代都是文明的延续,它和前朝都有着相同的本质。而我的人生也应当如此。

人生的规划很难制定与施行,一方面在于诸多变数,一方面则在于实施者观念的改变。我无法规划长远之事,但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。我仔细思考未来5年内的可能面对的重要抉择,筛选下来则只有:「是否考取硕士学位」这一个重要的抉择。但对于这个选择,我并没有多余的选项,只有必考一个选项。我时常感慨:没有多余的选择往往是做好的选择。但一旦真的发生到了自己身上,却又有些万分无奈。

既然方向确定,那如何前行,却让我颇压力。反思过去种种,我对课业的重视度不高,查漏补缺着实需要不少精力,幸时间尚且充沛。此外,为增加结局的满意度,我应该减少娱乐活动。计算机专业虽说并不有趣,但却是我自愿转的专业。平心而论我并不觉得枯燥无味。正所谓:「要想生受用,需下死工夫」,虽说没有优秀与卓越的品质,却应当有恒心与毅力。我讨厌鸡汤,努力应是人之常态,而鸡汤却让努力成为了一种奢侈品。

虽说我可以在文中夸下海口,各种鸡汤承若信手拈来。但这不是我心中所愿,身为普通人,常常在上一秒化身奋斗逼,下一秒就克制不住的想娱乐放松自己。唯有陈述事实,简要的剖析自我,展示心中所想,才能让我看清自己未来与上限,才能更好地看清楚自我欺骗的惨淡与怨念。

此篇不是结尾,而是我人生的开场白。写给自己,也写给我平凡的老爸老妈。

Last modification:May 14th, 2020 at 12:49 pm